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六合论坛 >

中国驻加大使回应华为、孟晚舟事件 谈中加关系热点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1-19 点击数:

  卢大使:女士们,先生们,各位媒体朋友们,大家好!很高兴在使馆接待大家。我每年都有在年底或者年初同加拿大媒体界朋友聚会的传统。2017年年底的聚会是在我的官邸,我们就一系列问题进行了交换。2018年年底我也想跟大家会见。但是12月1日发生了华为公司高管孟晚舟女士被加方扣押的事件,我就集中精力在处理这件事,顾不上与大家聚首。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大家精力也都集中在那些事上,使馆也在媒体上发表过一些表态。今天我们终于有机会坐在一起,相信大家有很多问题要向我提问。

  卢大使:我留神到,加媒体对我上周发表的文章反映很大,重要是针对我应用了“白人至上论”这个词汇。请你们注意,我用这个词汇的时候不是以一种推许、赞美的口吻,而是以批驳的口气,而且我并非责备加全部社会,而是指某些人。

  新时代电视台:请问大使,最近发生的孟晚舟案、加中外交风波等会对在加华人有什么影响?加中两国的主张、立场多有不同,您对生涯在加拿大的华人有什么倡导?

  《渥太华生活》:大使先生,你是否为我们介绍一下当前加中政府就解决近期案件的最新进展,双方交流的层级是哪一层?加方是总理还是外长在同中方沟通?另外,近期加国民谢伦伯格在中国被判去世刑,加总理特鲁多跟外长弗里兰均对此表白了关怀,也要求中方宽大处理,请问谢伦伯格有无近期被行刑的危险?中方是否会考虑加方广大处理谢伦伯格的请求?

  二是某些媒体人脑子里有一种固有观念,认为中国不是一个西方民主国家,中国的所有货色特别是政治体制、意识状况上的东西一定是不准确的。不正确的货色怎么会产生好的结果呢?因此在报道中国的时候,如果中国的事实同他们脑筋里所固有的观念不一致,他们在报道时就会修改这个事实,以便同他们的固有观点相一致。

  至于当前中加两国产生的一系列不愉快的事件会不会对双边自贸进程发生影响,我认为这是必定的。说瞎话,中加双方本来对推进自贸进程都持踊跃态度,而且进行了四轮探索性探讨,解决了大部分分歧。但后来浮现了一系列新的因素,对该过程造成了搅扰和破坏,这些因素都不是中方造成的。

  卢大使:所谓在孟晚舟案上,中方对加拿大的司法体制不了解,潜台词就是希望中方应接受加方对孟晚舟案的处理方法。据我了解,加媒体还有另外一种声音,认为加方本不应这样处理孟晚舟案。很多加拿大、美国著名学者和评论家表示,如果认为孟晚舟案仅仅是简单的司法案件,那就太天真了。

  当我来加后读到加媒体对中国的报道时,有一个突出的感触就是相干报道同我对中国的了解和意知趣差很远。2017年4月,我在多伦多发表了到任后的第一次对外讲演,其间公然表白了我的这一观点,即加媒体没有客观、公平地报道中国。我思考了其中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多少方面:

  中新社:在加拿大媒体上,有声音认为,在孟晚舟事件上,中方对加拿大的司法体制、加拿大国情还缺乏了解。还有声音认为,从历史和现实来看,加拿大是西方国家中对华最友爱的国家,中方不应答华为事件“反应过激”。您对此怎么看?

  至于孟女士被拘捕以来,中方到底抓了多少加拿大人,我没有数字。但我从加方报道中获悉,有加方官员称,目前在中国有200多名加公民被拘押,同时在美国有900多名加公民被拘押。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不会随便抓人。任何国家的公民到了中国,只有按照中国法律,他们的旅行安全是有保障的。

  卢大使:中方认为,孟晚舟案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公平性。从加拿大方面看,她没有违背加任何法律。从美国方面讲,美国指控她违反了所谓的制裁伊朗法案,而这是美国海内的法律。美国的“长臂管辖”不任何国际法根据,这是将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如果所有国家都像美国一样用“长臂管辖”实现自身目的,世界就乱了。

  卢大使:我也感觉仿佛中加旅游年并没有让双方旅游人数暴涨,然而从数字上看,还是增长了一些。在我的印象里,去年双方旅行人数增加了5%-6%,在加拿大的本国游客来源国里,中国是增添最快的,这是中加旅游年的功劳之一。

  今天正好也是一个机会,向大家推荐新任中国驻加使馆新闻参赞和发言人张海涛先生。杨云东参赞已在加工作5年多,即将离任。他在这5年多的时间里工作非常勤奋、敬业,同媒体界的朋友结下了很好的友谊和合作关系。我相信张海涛参赞也会持续同大家密切交往,开展合作,也希望媒体界的朋友们继承给予他支撑。现在请大家提问。

  卢大使:昨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已经就这个问题作了回答,事实表明,说中国是对世界其他国家的要挟,这显然是过错的,不符合事实。我刚才也讲到,双方应该通过双边渠道,坐下来沉着地进行商谈,而不要诉诸媒体搞“麦克风”外交。

  核心电视台:我来加3年多有一个特殊深入的感想:中国人对加拿大人有十分良好的印象,在中国媒体上几乎看不到对加拿大的负面报道。但我来到加之后发现加某些主流媒体长期罔顾事实地诋毁、批评中国。对这种反差您怎么看?

  新华社:大使先生,我留心到,昨天加拿大外长在接受加媒体采访时说,拘留收禁两个加拿大人不是针对加拿大,而是针对全部国际社会。她下周要去达沃斯开会,要把这件事情在达沃斯经济论坛上提出来。对此,您怎么看?

  我批评某些人的时候是有根据的,你们能够从我的文章里一条一条的看,哪一件不能印证某些人是领有这种过时思维的?我也晓得加政府和社会各界都动摇反对“白人至上论”,但反对不象征着加社会不存在这个问题。有些人就是积重难返地存在着这种陈腐思维,一旦外部环境、前提发生变革,他们就会人不知鬼不觉地流露出来。前不久,加公共安全体长古德尔在里贾纳大学的讲话里明白指出,“白人至上论”是当前加社会的一个主要关心。

  采访实录如下:

  《华尔街日报》:在当前局面下,您是否担忧加拿大参加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禁止华为参加5G名目?如果加方禁止华为设备会有什么成果?对加中关系会有什么影响?

  卢大使:中加双方就近期事件保持着畅通的沟通渠道。我也曾与弗里兰外长几次通话。两国总理、外长因日程起因迄今尚未接触上。媒体上也没有看到相关报道,总理与外长级别应该是没有接触。通过目前中加双方的接触,双方对彼此的观点无比清楚,我渴望双方的接触不能只停留在抒发立场上,而应更进一步,展示解决问题的诚意。

  卢大使:我始终担心加拿大会作出与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相同的决定,我认为这种决定断定是不公正的,因为他们的指控没有依据。我长时间跟踪这方面的报道,“五眼联盟”国家指控华为设备对他们的国家保险造成威胁,但从没有拿出证据。

  上个月,华为轮值董事长在对记者发表谈话时也感到很冤屈,他说美国都没用过华为装备,怎么知道华为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他说,如果美国有证据,哪怕不愿给华为看,也可以给有关国家及电信经营商看。西方国家的法律最讲究证据,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却不那么讲究证据。这让我猜疑有关指控是用心叵测的。

  所以一项裁决是否合乎法律划定,不在于作出判决的时光长短,信任加方对此可以懂得并且予以尊重。对谢伦伯格先生而言,他还有上诉的机遇。正如在一审讯决后,他也提起上诉才有了现在的重审。至于该案的最后结果,要看下一步他是否会上诉,以及上诉后法院会作何裁决。

  相信加方也不会希望某个加公民因吸毒或贩毒,当他在第三国旅行时被中国政府抓捕。所以孟晚舟女士的案子不应持续很长时间,应很快做出了断,就是将她释放。至于康明凯先生的外交豁免问题,中国也有很多国际法专家,他们研究了《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认为,从这次康明凯访华的身份、持有的护照、签证都象征着他不享有“外交宽免”。

  另外,至少中加旅游年的发展,在两公大众中扩大了对对方国家的宣传。兴许双方对去年旅游年的成果还不太满足,所以旅游年还不结束,去年旅行年还没有举行闭幕式。我盼望今年旅游年也容许以继续,当然我们也愿望旅游年的开展有一个良好的政治氛围。两国人民间的相互懂得和友情会不会反过来对两国政治家发生正面的影响,我生机如此。

  我们希望通过双边渠道冷静地处理有关问题,而不要诉诸“麦克风”外交,这样把问题炒热反而无益于解决问题。我们希望可以通过双方的相向而行、共同尽力尽快把这些问题解决掉,使两国关系回到正轨。

  所以,不能因中方对两名加国民采用的司法措施不同于加方对孟晚舟采取的司法措施就斥责中方做法错误。中方是按照国际通例跟通行作法对待两名加公民。事实上,中方当初对两名加公民采取的、你们以为所谓不畸形的司法办法,在美国等西方国度处置相似案件时,都有类似做法。

  至于加政府讲的,在他任驻华外交官期间从事的运动具备所谓的“余效豁免”。实际上依据国际法和国际惯例,如其活动不是履行职务也不能享有“余效豁免”。《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规定,损害国家保险的行为不属于执行职务的举动。美国、加拿大以及其余西方国家有良多类似判例,都认为外交官从事迫害驻在国国家平安的行动不是实行职务的行为。

  加国传媒:孟晚舟女士被无故抓捕后对中国影响重大,很多人对加拿大印象是非常恐惧,他们会担心在加人身安全是否有保障,尤其是企业家和留学生。您对他们有什么想说的吗?您对此有何看法?

  中新网1月18日电 据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网站消息,当地时间1月17日,中国驻加拿大卢沙野大使在中国驻加拿大使馆接收中外媒体群体采访,20家媒体30多位记者参加。卢大使论述了对当前中加关系的看法,强调中方一贯重视中加关系发展,中国人民珍视与加拿大人民的友谊。卢大使同时表明了当前中加关系遭遇波折的关键所在,并就加方无端拘捕孟晚舟、中方依法对2名加公民采取强制措施、谢伦伯格走私毒品案、华为参与加拿大5G建设、中加自贸会谈、中加关系将来走向等答复了记者发问。

  卢大使:在加拿大生活的很多华人,他们的祖籍国是中国,国籍国是加拿大。我们希望华人在加拿大生活得好,事业工作发展顺利,也希望在加华侨华人可以充当中加友好的纽带,为促进两国友好来往和配合发挥你们的作用,甚至可认为缓解当前两国关系的弛缓施展踊跃作用。当然,加是多元文化社会,相信华侨华人在这里的生活不会受到太多影响。

  《环球邮报》:您是否能解释中方逮捕加公民康明凯和斯帕沃尔是对加方逮捕孟晚舟女士的报复,或者中方在释放上述二人之前加方要先释放孟女士?您是否能说明去年12月1日孟女士被拘捕以来,中方拘捕了多少加公民?

  加通社:大使先生,很多加民众都在念叨加中两国司法体制的不同,您能否向加民众阐明中方的司法体制?您认为中方需要多长时间才会就康明凯和斯帕沃尔是否违反中国法律进行裁定以及审判?此外,孟晚舟案在加得到公休庭审,目前她被保释并居住在家。但自从上述两名加公民在华被拘后,加方对二人的领事探视次数异常有限,二人也未再公开露面。对于这种不同,您有什么评论?

  一是加媒体适度地解读中国负面的东西。任何国家都有问题、弊病和不足,但决议这个国家形象和发展方向的是主流的东西。如果总是报道中国负面东西的话,给加民众的印象就是中国是一个很负面的国家。某个问题在中国是一个无比部门、微小的问题,但通过媒体被无限放大,加民众认为这就代表了中国的全部。甚至有时候我看到一些媒体报道,即使谈及中国正面的东西也使用负面的、调侃的语和谐笔调。

  卢大使:两名加拿大公民涉嫌介入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活动,中方据此抓捕了他们,这就是“自卫”。

  加拿大播送公司:您刚才提到目前加中应以诚挚的态度、基于事实探讨解决问题。但孟晚舟女士的案子是公开透明的,那么中方对两名加公民的指控是什么呢?如果孟晚舟女士开释,中方是否会释放两名加公民?

  《人民日报》:大使先生,刚才您提到2018年中加贸易额有望超过1000亿加元。如果中加关系这种局势持续下去,未来会不会对中加经贸等范畴合作产生影响?

  《七天》:2018加中游览年似乎未如假想中的那么火爆,起因是什么?出现近期的情形后,你对此后加中旅游、两国人民双边交往有哪些评论?

  卢大使:不仅你有这种感觉,我也有这种感觉。来加之前,我对加拿大的印象非常好。我的印象来自于哪呢?来自于中国媒体的报道。事实上中国媒体对加拿大进行了广泛、客观、全面的报道,有时候甚至是丑化。

  卢大使:对加拿大在美国的恳求之下扣押孟晚舟女士,我们不仅向加方提出交涉,也向美方提出了交涉,不存在矛头主要指向谁的问题。你有这个觉得可能是因为孟晚舟女士当初被扣押收禁在加而不是美。至于有人说中方认为特鲁多总理或加拿大政府对加法院有影响力,这不是中方说的,这是加拿大的法律以及《加美引渡公约》有关条款显示出来的程序。毕竟现在加拿大是由自由党政府执政,作为一起外交事件,中国政府只能找一个主权国家的政府进行交涉。

  正由于中国人民把加拿大视为在西方国家中咱们最好的朋友,所以在产生孟晚舟事件后,中国国民在情感上受到很大的侵害。在中国有一句俗话叫“为朋友两肋插刀”,但现在很多中国人的感到像是“被友人背地捅刀”。这种情况很不好。我方才一再强调,生性能尽快妥善解决此案,修复两国关联,恢复两国人民间的友恋情感。

  卢大使:任意拘捕一个没有违反有关国家法律的跨国公司高管,这在世界上是前所未有的。这确实会对中国人尤其是商界人士造成很大冲击,他们不免会对到相关国家旅行的安全问题产生关切。正如中国政府日前发布的旅行安全提醒中所说的,提议中国公民赴加旅行要多加注意本身安全。当然,我也注意到加政府也更新了赴华旅行提示。我要重申,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也是高度法治化的国家,我们欢迎各国人士赴华旅游、经商、就学,只有没有违反中国的法律,安全是绝对有保障的。

  孟晚舟女士没有违反任何加拿大法律就被加拘捕,而两名加公民是因为从事了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而被中方采取强制措施。孟女士是无辜的,而从现在的报道看,两名被拘加公民是受法律指控的。

  卢大使:中国不会在国际社会孤立。国际社会有那么多成员,中方不会因为仅仅几个国家的反对就动摇我们的立场。国际社会不是仅有西方国家,中国的朋友遍天下,横跨亚非拉都有。在国际上拉帮手无助于解决当前问题。这就像我刚才所说的,实际上会激化抵触,还不如双方兢兢业业地坐下来,肝胆相照地来谈。

  中加彼此是主要的贸易错误,应该说在贸易范围中国对加拿大的主要性比加拿大对中国的重要性更大一些。根据最新统计,2018年两国商业额有望冲破1000亿加元。加对中国出口的增速远远高于从中国进口的增速。加政府始终讲要推进贸易多元化策略,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加贸易多元化策略的一个重要方向。中国政府一贯重视同加拿大的经贸关系,会判若两人地推进两国经贸配合。如果条件成熟,我们也愿意连续推动双边自贸进程。

  同样,去拉一些国家给本人帮腔,也无助于这个问题的解决。多多少个国家表态支持并不能改变问题的性质,公开地打“口水战”可能会激化抵牾,不利于问题的解决。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是个谈经济的地方,我们希望不要谈跟经济无关的事情。假如加方有解决问题的诚意,就不应当这么做。我们希望加方三思而后行。

  长期受这种舆论报道的影响,难怪很多加民众对中国有不好的印象或持批评态度,这种舆论环境也不利于两国发展友好合作。希望加媒体经常到中国实地参观、考察,也可以多派一些常驻记者到中国。当然,条件是你们要把你们所看到的东西,如实地向加大众传递。

  至于谢伦伯格案,大家都知道,毒品犯罪在世界各国都是重罪,中国法院根据中国的法律对其判正法刑是合乎中国法律规定与司法程序的。我看到加媒体有很多说法,有人说中国对他判处死刑速度太快。但如果你仔细阅读中国法庭宣布的有关文件,就能看出此次判决遵照了中国《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所有程序与时限请求。

  事实上,有的国家并非出于国家安全、而是出于其余斟酌才提出制止利用华为设备。仅仅建立在料想基础上的指控是站不住脚的,也是不能长久的。我们欲望加政府和有关局部可能做出理智的决定。至于如果加政府禁止华为加入5G名目会有什么后果,我不知道,但我信赖确定会有成果。

1月17日,卢沙野大使在中国驻加拿大使馆接受中外媒体群体采访。(图片起源: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微信公众号)

  中方从一开始对此案的定性就没错,它是一个政治问题。中国政府一开端就对加政府的处理方式持批评态度,不是因为中方不理解加司法系统,而偏偏说明咱们对加司法体系很了解。加拿大确切在中国人民心目中有非常好的形象。可能说,在西方国家中,中国公民认为加拿大是最好的友人,比喻白求恩医生就是一个中加友谊的象征。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图片来源: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微信民众号)

  卢大使:对于“中方对两名加公民采取逼迫措施是对加方逮捕孟晚舟女士的报复”的舆论,这不是中方说的,而是加媒体说的。我自己无论是对媒体仍是在双边场合,素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刚好相反,中方认为这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件事。

  卢大使:当前中加关系的现状确实对中加双方交往和协作造成很大冲击,这是我们所不愿看到的,任务不在中方。但中国政府愿同加政府独特努力、奇特寻找有效的途径来解决目前面临的问题。然而解决问题需要诚意,需要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是非曲直搞明白,要抓住问题的要害,分清彼此的义务,是谁的问题谁就要负责解决,而不能说自己的问题一笔勾销,却要对方解决自己的关切。

  路透社:大使先生,您上周在《议会山时报》发表的文章中表现中方采取的举措属于“自卫”,您是否对此作进一步的具体阐述?

  《多伦多星报》:我希望了解,在孟晚舟女士被拘押事件上中国为什么没有将反对声音主要指向美国?是美国指控孟女士涉嫌敲诈。加政府表示加必须遵守《加美引渡公约》,中国却为什么相信加总理对法院可以施加影响?

  事实上,许多加拿大人,当他们去过中国当前就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我在看加媒体报道时没有获得中国的切实信息。因为媒体人头脑里对中国有一些固有的、陈腐的观点,因而在价值判断上就存在双重标准。这就是我在上周所发表的文章里讲的中情意思,即西方国家做的事情就是好的,中国做相同的事件就是错的。

  卢大使:中加两国社会制度不同,司法体制当然也有不同之处。但双方都表明各自国家是法治国家。中加司法体制有不同之处,也有雷同之处。比如,加拿大坚持司法独立,中国也是,中国司法机关独破行使权力。加政府不能干预司法,中国行政机关也不能干涉司法机关办案。加拿大讲究程序正当,中国同样也讲求程序合法。

  卢大使:加方对孟晚舟女士没有任何指控,她没有违反任何加法律。从一开始,中方就表示两名加公民涉嫌参与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活动。我相信,随着考核深入,对两名加公民的指控会越来越清楚和明确,中方会严格按中国的法律和司法程序来处理两名加公民案件。至于你说的,如果加方释放了孟女士,中方是否会释放两名加公民,我在一开始就强调这两个案子是没有联系的。但既然要解决彼此的关切,双方只有坐下来谈。

  彭博社:孟晚舟案异样复杂,可能会延宕数月甚至数年,中国事否有耐心在等待该案裁决期间不采取进一步恶化局势的行为?此外,加方认为加公民康明凯享有外交宽免权,为何中方认为他没有?

  加拿大电视台:孟晚舟事件发生以来,您曾用很强硬的语言将加方反应比作“白人至上论”,中方认为应采取什么措施解决这个日益恶化的外交争端?这对两国贸易关系会造成什么影响?特鲁多总理曾访问北京,对开展双边自贸谈判充满希望。但目前谈判停滞了,是否要等孟案解决后才华开始?

  但孟晚舟案和两名加公民被拘是两个性质不同的案子,因此处理起来两国就有所不同。对于两名被采取强迫措施的加公民,中方指控他们涉嫌伤害中国国家安全,这不同于个别的刑事案件,中方须要进一步深刻考察。

  加拿大广播公司电台:近期特鲁多总理同多国领导人通话,期间谈及中国及法治精神等,您如何看待特鲁多总理的这些沟通,中国会不会因此被孤破?